更新时间: 2020-08-13 / 人浏览 / 条评论 / 0 人有意向 / 0 人提问
首页 > 新房 > 袁州区 >写字楼 >  期房 >  九玺广场

九玺广场

期房写字楼毛坯综合体
  • 用手机看
150325195

行走宜春山水间

来源:暂无 2019-11-09

宜春素有“江南佳丽之地、文物昌盛之邦”的美誉。中心城区一江两岸,闲适清幽。来自赣西“诸水之源”武功山与明月山孕育的袁河,水澄深碧,莹澈如练,袁河流经袁州城区一段被人们亲切地称之为秀江。

秀江两岸峰峦竞秀,街道、原野、山峦和大地,迤逦连绵,秀丽天成,延展成为一幅美不胜收的江南山水画卷。因这山与水的交融,千百年来在赣西大地赢来题咏无数。“万叠青山平地起,一湾秀水抱城来”,出自明末清初诗人苏道淮笔下的诗句,清浅明丽,亲切可人,犹如秀江春水给人一种温润熨贴的感受。一代大儒朱熹来到宜春时曾这样赞美它:“我行宜春野,四顾多奇山”。而在韦庄眼里,触目所及皆堪怜爱,一句“家家生计只琴书,一郡清风似鲁儒”更是把宜春写得生动传神。韦庄是晚唐五代诗词兼擅的大家,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用“弦上黄莺语”来概括韦庄之作的审美特征,即如黄莺的鸣叫一般清新明快,自然流畅。这首吟咏地方风物的《袁州作》,开门见山表达出诗人对袁州人文气象的不尽赞美,读完这首诗之后,相信人们对王国维之所以这样评价他的感触会更深。秀江下游江中心的状元洲,因江西第一个状元卢肇曾于此竖石为铭,苦读诗书而得名。卢肇考取功名后先后在歙州、宣州、池州、吉州等地为官,所到之处官声文名俱佳。他在歙州任上曾写下一篇《海潮赋》,通过详细分析钱塘江海宁段的地形地貌,论证钱塘潮之所以壮观甲于天下的成因,其灵感就源于少年读书状元洲的独特经历。辞赋纵横辟阖,文采韵律兼具,朝野轰动一时。

从古到今生生不息的秀江涛声,在历代诗人的吟哦声中化成了一行行情韵,千百年间弦诵不绝的古典诗文,也仿佛一条长河,有着它自己的上游和源头。生活在这里的日子里,与秀江若即若离,每次相逢也都是不同的河段,但不论是在哪里,只要看到那一湾澄澈碧绿的秀江水,那些背诵如流的句子,就会又一次鲜活地从脑海里跳出来。

秀江源头之一的明月山,奇峰险壑,流泉飞瀑,翠峰如簇。明月山是宜春的标志,因为山上有石,夜光如月。唐代诗僧齐已诗云:“山称明月好,月照遍山明。欲上诸峰去,无妨半夜行”,字里行间,散发出来的一种浓郁隐逸气息跃然纸上。在这里人们口口相传的,还包括嫦娥在此奔月的许多美丽传说。明月山下的栖隐寺旁,是当年郑谷辞官后回乡构筑草堂读书的地方。郑谷,字守愚,宜春本地人,晚唐诗坛巨擘,“数声风笛离亭晚,君向潇湘我向秦”诗句即出自他之手。郑谷辞世后,草堂荒废,北宋年间重建,后又毁于山火。2018年社会各界积极募捐又在古宅遗址上重建草堂,草堂对面的书堂山也因此而得名。就像郑谷那个时代的文人一样,他一直怀着儒家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抱负,以实现经邦济世理想来体现他的人生价值。然而晚唐政治上的朋党之争、藩镇割据和宦官专权等弊端,使得郑谷的个人命运和风雨飘摇中的唐王朝一样,命运多舛,奔波动荡。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他那悲凉哀婉的诗作风格就是在这个大的时代背景下形成的。归隐宜春后,秀美的家乡山水,清新静谧且不乏温馨,随着环境变化,郑谷伤时感怀的作品内容和基调随之以悠闲自适所取代。他的诗歌,或咏物或惜别或感遇,风格清新通俗,轻巧流利,读后叫人赏心悦目,回味无穷。尤其是他所作的那首七律《鹧鸪》,更是脍炙人口,风靡一时。

在宜春的山水间行走,时常会与吟咏宜春当地风光的古诗词相遇。在景区的诗碑上,在江边餐馆的墙壁上,在古村村口的碑记上,这些清隽的诗句会不期然而然地跳进人们的眼帘,为宜春这一方土地上的无边美丽做着生动的注脚。我曾在市县史志工作者和宜春学院文学院教授的协助下主编过一部《宜春诗存》,其中收录了包括陶渊明、李白、杜甫、黄庭坚、陆游、韩愈、王安石、苏轼、苏辙、曾巩以及我们宜春籍先贤卢肇、易重、郑谷、黄颇、刘攽等1800多位历代诗人的4400多首诗,后来又应读者要求从中精选100首作为宜春本土诗歌的鉴赏集出版。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诗人们在宜春或登临游赏,题赠联咏,或寓居宦游,讲学访友……我常想,历代以来的诗人们往往寄情山水,屐痕处处,遍览天下美景,眼光无不挑剔。但宜春却让他们这般迷恋痴醉,不吝赞美,不难想象,这方热土该有着怎样独特的魅力。时至今日,每当我们吟诵起这些名篇佳作,心底就会禁不住生发追思之情,想见先贤风采,感悟诗情画意,寻绎历史足迹。

   作为一座宜居城市,宜春钟灵毓秀的风光形胜,丰盈飘逸的诗画情韵,以及它的生活舒适度。为这里的大自然构成了一种使人无法拒绝的魅力。人们在此观烟岚云霞,听松涛流泉,将身心完全融入在这一片清幽山水之中。很显然,置身这样的环境更容易萌发对于自由洒脱生活的向往。 

在宜春历史上的确有人曾以这样一种义无反顾的决绝,将整个生命交付给了这里的灵山秀水。在秀江最美的一带,江面宽阔,水流潺湲,远眺江畔那翠峰簇拥,密林森茂处,便是袁山,因东汉隐士袁京隐居于此,卒葬其侧而名。袁京为名门之后,几代位列三公。但他却是无意入仕,一日他行至袁州地界,看见大小两山林木葱笼,鸟雀啾鸣,更有一条秀美的河流缓缓而来,又徐徐东去,四野一派清幽静谧。于是便在此刈茅结庐,荷锄躬耕。桑麻之余,读书求索,抚琴引鹤。从此清贫励志,洁身自好。清晨,袁山林中飘荡着轻盈般的雾气;黄昏,秀江面上闪烁着碎银般的波光;奔泻直下的溪流,振翅高翔的水鸟,茂林修竹在风雨中窸窣作响、放歌,奇花异草在山崖旁静静生长、开放……朝廷素闻袁京才学渊博,就派人请他进京做官,袁京坚辞不就,耕钓以终。数十年间,这些风景始终成为他生命的背景,每一幅画面,每一个细节,都是他对自由旷达生命方式的生动诠释。袁京是中国历史上继东汉大隐士严子陵之后第二位最具影响的山中高士。明人方孝孺在《高士袁京赞》中这样称赞道:“紧袁之山,富春并峻,紧袁之水,严滩比清。严袁两公,东汉齐名。”使宜春的袁山和浙江的富春山、袁州的袁河水和桐庐的子陵滩双美并峙,齐名天下。而明朝的另一位诗人叶涵云则更是对袁京推崇有加,他赋诗曰:“汉室两伟人,千古更无比”。自此,一缕精神的烟云在宜春的林泉烟霞中氤氲而出,且穿越时空阻隔,弥散在后世众多典籍文章的册页和字行之间。袁京甘愿做一名烟波钓叟,在大自然中寄托自己的灵性。从一定意义上来说,这便是仰观俯察,静思默想,体味万物之美,探究生存的奥秘,并从中获得心灵愉悦和精神上的提升。袁京去世后,人们感念他的高风亮节,把他居住的地方,叫做袁山,把袁山下的一条路称之高士路,把穿城而过的一条江称之为袁河,这种亲切的称呼且延续至今。

灵山秀水的宜春大地,使得人们不管胸中鼓荡着怎样的侠气剑胆,只要走进这里,心灵深处便会不由自主地变得柔软温润。最具说服力的,无疑该是韩愈了。这位被后人尊为“唐宋八大家”之首的唐代文学家、政治家,因为上疏直言,不为当权者所喜,一生屡遭贬谪,后量移袁州。当时的袁州,由于地处偏僻,文化落后,买卖人口,学校不兴,弊政陋习极多。韩愈到任后一方面积极把中原大地上的先进文化带到偏远落后的宜春,以戴罪之身兴利除弊,造福当地,另一方面寄情山水,大兴文风。他在袁州为官只有九个月,时间很短,却实实在在地办了几件事情,政绩卓著,以至于千年后的人们对此依然赞不绝口。第一件事是解放奴婢。当时的宜春,不少人由于欠债还不起,只好用自己女儿充当债主的奴婢来抵债。韩愈到任后通令各地,改掉旧习,凡抵债奴婢一律放回到父母身边,所欠债务一笔勾销,此举共解放奴婢 732 人。后来他应召回朝官拜朝散大夫,还“奏乞以在袁州放免佣奴之法,推之天下,著为令”。第二件事是大兴书院。韩愈十分重视文化教育事业,一到宜春就大力兴办书院,倡导务实文风。在他的带动和影响下,袁州大地文风昌盛,出现了像卢肇、易重、黄颇等一批学有成就的学子。唐朝时江西共出过两位状元,即卢肇和易重,都是宜春袁州人。今天的宜春城内还有状元洲、重桂路、黄颇路这样的地名。也正是因为韩愈的影响,唐朝中后期,袁州读书风气浓厚,人才辈出,先后考取进士30多位,赢得了"江西进士半袁州"的美誉。韩愈是著名的文学家,文章写得好。他在赴袁州的贬谪途中,得知友情笃厚的柳宗元去世消息后所作的《柳子厚墓志铭》,顿挫盘郁,被视为墓志铭文范本入选《古文观止》。韩愈量移袁州几个月的时间,政绩卓著,散文写作颇丰。我看到的资料介绍说,除去一些应制公文外,后人在整理韩愈的年谱时,收列了他在唐元和十五年,也就是他任袁州刺史九个月的那一年所写下的散文共计 23 篇,其中21 篇写于袁州任上,包括《祭柳子厚文》、《南海神庙碑》、《新修滕王阁记》和《祭湘君夫人文》等。读过中国文学史的人都知道有“杜诗韩文”一说,杜诗,指的是唐代诗圣杜甫的诗,韩文则是指韩愈的散文,他在我们袁州先后写下的这些名篇,几乎占到他当年诗文总量的一大半,足以证明他对宜春大地的深厚情感。

  对韩愈来说,在宜春他既渴望报效社稷,造福苍生,建功立业,又向往闲云野鹤,优游林泉,物我两忘。他知守袁州期间的诗作,分别描绘了袁州的山色清泉,竹林春茶等风光物事,以及袁州人惬意恬适的日常生活。如酥小雨,绝胜烟柳般的情景,让他由衷地喜爱羡慕。他在诗文中的感慨咏叹,充分表露了他倾心自然、洒脱适意的生活方式。这个时期的韩愈诗文,既是他自己心志的抒发,也不妨看成是一种生命的宣言;既是他个人丰满人格的生动表露,也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包容。潇洒是一种境界,是一种坦然的心境,通常是用于描摹人物的言行风度,清高洒脱、不同凡俗。韩愈用它来写照风景,不能不说是独出机杼。显然,他从袁州山水之美中发现了一种独特的气质,它具有移心易志的作用。置身于这样的山水场景中,那些日常汲汲以求的功名利禄之属,不知不觉中失却了分量。相反,那种似乎遥远缥缈的事物,像精神的自由舒展,却变得具有质感,质实而真切。这,不正是宜春山水的魅力所在么!

近来我高兴地遇到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缘于我的母校,近日因为组织健步行体育健身活动走进宜春学院,行走在母校的美丽校园,数百棵香樟树格外引人注目,给人一种力的震撼。让人感兴趣的是,这些树中有不少是校友捐赠的。陪同我们的校领导告诉说,母校坚持以文化人,以“树文化”建设为契机,把传统文化元素与绿色发展理念融入校园文化之中。期间他告诉我们说,倡导“树文化”是因为成为一棵大树一是需要时间,二是坚持不动,三是扎好根基,四是向上成长,五是身向阳光,吸取正能量。成为一棵大树必须具备这五个条件,缺一不可。无疑,在校园内倡导“树文化”对广大学子来说具有励志意义。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母校通过打造“树文化”,让每一棵树讲述一段平凡学子的故事,让每一个故事续写一段与母校的情结,在“树文化”的陶冶教化中,让每一位学生都成为母校立德树人的成果。这是一种多么富有创意,多么睿智的举措啊!欣然之余不由得令人憧憬,令人期待,令人感奋。校园里的沁湖波光粼粼,展示出她的博大胸怀,让人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温馨,一种家的温暖。再一件就是前不久有关部门主办的“诗意中国书香宜春”2019郑谷草堂诗词夏令营朗诵音乐会,营员们通过诵读中华古今优秀诗词,充分展示出中华优秀诗词的艺术魅力。书香宜春诵读活动更让人欣慰的是,曾经飘荡弥漫于我们宜春大地上的精神文化气息,似乎又多了一条生生不息向后传递的畅达通道。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今天,在宜春山水原野间徜徉行止,分明会有一种与大自然亲密而深切的融入感,仿佛袁京、韩愈的魂魄进入了自己的内心。我们宜春有着2200多年悠久灿烂的历史,有无数文人墨客为之讴歌为之赞美,并留下许多难以计数的名篇佳作。宜春境内不少明清时代的老宅古屋,街巷宗祠,因了各级有关部门对文化传承的重视,使得这些遗存都得到较好的保护与修缮。这里的建筑多为赣派风格,青砖黛瓦,朴实素雅,布局简洁,映照着远处青黛峰峦,近旁潺湲溪流,为人们呈现一派秀丽古朴的江南田园风光。这里开发的一些旅游休闲项目,将农家生活、乡野情趣与红色文化、时尚潮流巧妙地结合起来,创意独特,别有情致。明月山下的二十四桥明月园集花海观光、民俗体验、度假休闲、种植养殖为一体,小桥流水,月色人家。来到明月山的人们会不由得让自己的脚步慢下来,心境静下来,尽情地体会自然之美,感悟生命意义,给人一种笃实的家园感。明月山古庙旁的南惹古村生长着几棵树龄逾千年的银杏树,树形优美,叶片玲珑,躯干俊美挺拔,需要几个人才能合抱。不远处的南庙河水流缓缓,在天地交融的远方,山水一色,仿佛一抹清淡的水墨,层次分明。间或从远处古刹里飘来的晨钟暮鼓、菩音梵声,给南惹平添了几分禅意。此情此景,自然地让人想起了奉新上富诗人刘昚虚在盛唐开元年间描写靖安水口桃源村的《阙题》,“道由白云尽,春与青溪长。时有落花至,远随流水香。闲门向山路,深柳读书堂。幽映每白日,清辉照衣裳。”

行走在宜春山水间,沉浸在质朴的自然风光和浓郁的历史人文氛围中,秀美的宜春还处处散发出时代赋予她的另一种光彩。今天的宜春经济发达、产业丰富,是多个领域中的翘楚:宜春国家锂电新能源高新技术产业化基地、中国宜居城市、国家卫生城市、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全国绿化模范城市、国家园林城市……一顶顶桂冠,熠熠闪亮。宜春的山水,世代养育着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的人们,熏陶了人们纯朴善良、吃苦耐劳的品性,赋予了他们迎难而进、无畏无惧的豪情,塑就了这里的人们宽容大度、宠辱不惊的涵养。

行走宜春山水间,不觉又读起了当年韩愈劝慰友人的那联诗,“莫以宜春远,江山多胜游”。

九玺广场

11月16号将举办健康养生讲座活动

诚邀您参加

 惊喜一: 

“二十四气推拿”第十一代传承人郭小平健康养生讲座

 惊喜二: 

现场抽奖送礼品

 惊喜三: 

感恩答谢新老业主,推出部分特惠房


免责声明

本活动最终解释权归开发商所有,

本公司保留对宣传资料修改的权利。


没有上一篇 下一篇
* 提示:页中所涉面积,如无特殊说明均为建筑面积;所涉及装修状况、标准以合同为准;页中出现图片仅供参考,以售楼处实际情况为准。
免责声明: